这时红风公司已欠下两公司工程款近千万元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6-01 21:49    次浏览   >

对于侯寨乡政府声称多次下拆迁通知一事,咸阳古建河南分公司的项目经理赵文磊及郑州铁路土木建筑公司的张经理均不认同。

郑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郑经理认为,如此明目张胆的非法项目,在乡政府连下8次拆除通知情况下依然能拔地而起,只能有两种解释:要么是其中有官商勾结,官员明里下通知要拆除,暗中却在支持,不采取实际行动;要么是乡政府太无能,管不住非法建设。

对于乡政府的答复,赵文磊等质疑说:这样一个大的工程,开工奠基时敲锣打鼓放鞭炮昭告天下时,政府不说违法;在我们长达1年的施工过程中政府不说违法;等我们要工资、要工程款时,政府却说他违法了。之前侯寨乡政府干什么去了。“起初我也担心工程的合法性,但在施工过程中因无一执法部门阻止施工,我也就渐渐打消了疑问,没想到越陷越深。侯寨乡政府纵容违法建设,是导致我们身陷绝境的原因之一。”

发稿前,赵文磊告诉记者,前两天,他打电话给侯寨乡党委李书记,说他想带着工人从楼上跳下去。李书记在电话里安慰他说,乡里会想办法尽快帮他们解决问题。

就在赵文磊纠结于乡政府是否下达或何时下达“拆除令”时,当地一王姓村民对记者说,乡政府如果真想拆除某违法建筑时一道拆除令就可以了,现在光下拆除通知不动手,说明乡政府只是在作公文秀。

走投无路的赵文磊等找到侯寨乡政府,希望政府能出面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然而,他们从乡政府得到的答复却是,红风养老院是一个非法项目,政府已多次对其下达拆除令。

由郑州红风农业生态园有限公司(下简称红风公司)投资兴建的“红风疗养院”位于郑州市二七区侯寨乡麦秸垛村。

面对各方质疑,郑州市二七区侯寨乡政府在给记者的回复中表示:郑州红风农业生态园有限公司是一个私人公司,其所建项目不属于侯寨乡招商范围,乡里也没有对其进行过任何支持。孙保军本人不属于乡干部,只是麦秸垛村的一个村民,其所建设红风疗养院属于违法建筑。

河南郑州市一名为“红风疗养院”开发项目,被郑州市二七区侯寨乡政府定性为非法建设,并连下8道“强除令”靳令拆除。然而,该非法建筑却在道道“强拆令”中拔地而起,并欠下近千万元工程款及数百万的民工工资。对于侯寨乡政府的8道“强拆令”,当地村民戏称其为“公文秀”。

该回复称,侯寨乡行政执法协调办分别在2010年8月22日、2010年12月12日、2011年1月11日、2011年7月4日、2011年7月8日、2011年8月8日、2011年8月11日、2011年8月12日2011年9月2日多次对其下达拆迁通知。期间在2011年4月份、2011年9月份两次对其进行拆除,拆除面积近4000余平米。

回复说,对红风公司欠下的巨额工程款及民工工资,侯寨乡政府也感到很气愤,处于人道主义及对农民工的同情,2012年乡政府拿出40万元,麦秸垛沟村村干部集资20万元垫付农民工工资。

2010年4月3月,红风公司在郑州市二七区侯寨乡麦秸垛村举行盛大的红风疗养院奠基仪式。据仪式主持人介绍,参加奠基仪式的除了郑州红风农业生态园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外,还有政府官员、媒体记者及参与该项目投资的美国百利投资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隆重的奠基仪式吸引了数百名当地群众驻足观看。

一个星期前,四家参与红风疗养院建设的项目经理碰到了一起。他们拿出各自的合同一核对,这才发现红风公司分别与四家建筑公司签订的建筑承包合同,竟然相互交叉。其中8号楼一栋楼分别签给三家建筑公司,9号楼则分别签给了两家公司。“一女多嫁,红风公司孙保军显然是在欺骗,目的是骗我们的工程保证金。”江苏一建魏经理对记者说。

“这一年多来,我常常被各种债主堵住家门,过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日子,我连死的心都有。我有时会想,我带着民工从我们自己建的楼上跳下去!”咸阳古建集团河南分公司赵文磊说,

据介绍,从2011年9月份被迫停工到现在,整整一年半时间里,几家建筑公司不断找红风公司负责人孙保军讨要工程款及民工工资,起初红风公司孙保军还一直推脱,现如今不仅人找不到,连电话也打不通了。

记者多次与红风公司孙保军联系,电话始终无法接通,而红风疗养院项目部也大门紧锁,人去屋空。

赵文磊对记者说,在他们开始施工后从来没见过侯寨乡政府下达的“折除通知”,他没即没有接到过乡政府电话通知,也没有听到过侯寨乡政府的口头通知,更没有见过侯寨乡政府的书面通知,告知他们所建工程是非法项目,要拆除。

这之后,咸阳古建集团河南分公司及郑州铁路土木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先后与红风公司签订了2600万元和2700万元的施工合同。咸阳古建集团河南分公司赵文磊告诉记者,签订合同时,红风公司负责人孙保军告诉他们,放心干吧,这是国家扶持的项目,工程一出地面三层立即拨付工程款。可是,直到其中两栋接近封顶,两公司也没有从红风公司拿到一分钱。这时红风公司已欠下两公司工程款近千万元,其中民工工资数百万元。